夜雨沾衣

【周叶】擦肩而过

柠檬简直棒棒哒!!!爱你!!!!!从来不嫌弃!!!

子夜不语:

唔这个也是给阴影重写了一遍,因为上次写虐了所以……
这次不嫌弃就好!

 ——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那么,我愿用这漫长时光中的无数次回眸,换来今生也许仅此一次的相遇。 
 
 苏黎世就像是从童话里走出来的城市。 
 它在夜色中沉睡着,静默在苏黎世湖边。港口停着几艘船,从上面下来的那人的方向非常明确,没有丝毫犹豫地朝着湖边的那座小别墅走过去。 
 别墅巨大的落地窗被厚厚的窗帘掩住,只有靠近门的那扇窗没有拉上窗帘,透出了暖融融的橘黄色光芒。 
 
 然而真正站到门前的时候,我犹豫了。原本是想趁着他度假期间来采访的,但是我没有任何的把握。听说他失声前话就很少,现在只能靠手势交流的他更加沉默了,只是他写出来的文字依旧满溢着感情,字里行间都能看出来这是一个非常感性的人。如果不是真的知道他不能说话,我会一直把他当作一个才华横溢的作家来看,而现在我的心里无端带上了某种名为怜悯的情绪。 
 “叩叩”我横下心来敲了门。 
 很快有人来开了门,本来以为是佣人,却没想到他亲自来开了门。 
 “周泽楷先生,您好,很抱歉在晚上打扰您,但是我今天必须要完成采访,希望您谅解” 
 他点点头,示意我进去。 
 
 
 苏黎世这个地方,对于周泽楷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 
 苏黎世在克里特语里的意思是“水乡”。这是周泽楷第一次听说这个城市的时候唯一记住的一点,也是他对那个城市产生兴趣的最重要的原因。 

 后来,周泽楷退役后成为了摄影师,他开始了本该属于他的旅程——环游世界。 
他来到苏黎世的时候刚好赶上了不知道第几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周泽楷在场馆的门口停留了许久,然后抬腿迈进那熟悉的地方。曾经的他作为参赛选手站在台上,而如今的他作为观众坐在观众席,台上和台下的区别,他终于感受到了。 
蓦地,周泽楷看到比赛席的选手起身,朝前排的某个位置深鞠一躬,他的视线几乎是瞬间就抓住了那熟悉的身影。 
比赛快结束的时候,周泽楷离开了场馆。他说不明白为什么要离开,也不明白在看到叶修扭头看向后面时内心些许的期待为什么夹杂着害怕的心情。他逃避着叶修,却又期望相见。 
 
然而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人意料,在苏黎世的街头,两人不期而遇。 
周泽楷似乎根本没料到会碰见叶修,他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倒是叶修很快反应过来,他看看对方脖子上挂着的单反相机,了然地笑了。 
“小周啊,退役后当了摄影师?” 
“嗯…前辈呢?” 
“随便找了份工作凑和”叶修叼着烟,似是感慨般叹口气,“说起来,你这都退役好几年了吧,时间过的挺快啊。” 
“…有什么打算?” 
“大概等这次世界邀请赛结束就回去了。小周你这次来苏黎世是为了工作吧,我就不打扰了,以后还能再见的话好好聊聊?” 
“…好” 
叶修掐灭指间夹着的烟头,随手扔进垃圾桶,然后转头冲周泽楷挥了挥手。 
“再见” 
希望还有再见的时候。 
“再见” 
周泽楷不确定叶修听见了没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叶修已经淹没在人群里。 
他们之间的交集仅限于之前的比赛,而如今的周泽楷和叶修,是处在不同世界的人,他们未来的人生也许不再会有交集。 
或许遗失的只是那句藏在心里的话罢了。 
 
采访过程中,我看到他中间有好几次沉默和走神,尤其是在我提问到关于新书的事情时。刚开始我还没有太过在意,后来他走神的次数越来越多,我不得不出声提醒,“我知道您对于这本书的感慨很多,希望您认真对待这次采访,麻烦您了。” 
他好像从梦中惊醒一样,点点头,示意我继续。 
“那么请问您为什么要在大多数人不认同同性恋的情况下,写这样一部同性题材的书?有人认为书中的男主角就是您自己,而他的恋人则是以您的恋人为原型写的,您怎么看待?” 
周泽楷在纸上慢慢地写着,时不时停下来思考一会儿,皱起好看的眉,然后再下笔继续写。大约这里面有触及他的私生活,所以他需要斟酌着写,防止暴露过多私生活方面的事情。 
 
周泽楷第二次来苏黎世,是在那不久之后。他买下了湖边的这栋别墅,放弃了游历世界的旅程,转而开始写作。一个人不爱说话,并不代表他不会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所以周泽楷选择了通过文字传达自己的心声。 
有些东西,比起让大家知道,我们更愿意把它埋藏在抽屉的深处。听说过那个故事吗?据说元朝的时候,马可波罗在与忽必烈谈及世界各国时,忽必烈问他,“为什么你从来不说你的家乡威尼斯呢?”马可波罗答道,“因为我怕在我说出来之后,它就不再是我的威尼斯了。” 
感情亦是如此,我们一个人暗自欢喜,暗自伤心,却从不对他人谈起。 
周泽楷在创作期间接到过叶修的电话。 
“小周,最近过的怎么样?”叶修的声音依旧是懒洋洋的,但又似乎带着那么一点点的试探的意味。 
“嗯,你呢?”周泽楷按下了免提键,双手依旧飞快地在键盘上打着字。 
“没什么大事。对了,荣耀昨天关服了,你应该知道吧。”叶修怅然地叹口气,接下来却没说什么话,只是沉默着。 
周泽楷同样不知道怎么开口。两人之间最近的几次交流都是如此,简单的几句问候后,就再没了后续,聊着聊着就沉默下来,然后就这样保持着无声的通话近一个小时。这次也是这样,都不愿意先挂电话,也不知道该聊些什么。 
周泽楷打字的动作顿了一下,而后犹豫着,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叶修的名字。 
“叶修” 
对方明显愣了一下,随后笑着问,“怎么突然叫我的名字了?” 
“以前……没叫过” 
“那以后就这么叫吧,比起前辈那个称呼,我更喜欢直接叫我名字,毕竟早就不是前辈和后辈的关系了。” 
“……好” 
那次通话以叶修匆匆挂断结束。周泽楷隐约听到了那边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不是苏沐橙的声音,她对叶修的称呼是“阿修”。 
他猛然反应过来,叶修是快四十岁的人了,也该是成家立业的时候了。 
 
“既然那不是您的恋人,那么您是怎么想到写这样一部作品的呢?您本人是同性恋吗?”我继续问着,丝毫没注意到他有些不自在的神色。 
他双手大拇指相对,摇摇手,然后双手掌心向上抬起。 
他在说“对不起” 
我意识到了自己问了不合适的问题,我抱歉地笑笑,“对不起,触犯您的隐私了。那么今天的采访到此结束吧,感谢您的配合,打扰了。” 
快步离开的时候,我看到周泽楷坐在沙发上,脸上流露出怅然失色的神情。那明明像往常一样挂在唇角的浅浅的笑,不知为何有了悲伤的弧度,他垂下眼帘,掩去了眸中暗藏的情绪。 
“非常抱歉问了些过分的问题,希望您不要介意”再一次表达了自己的抱歉后,我转身离开了那座别墅。 
 
那之后周泽楷没再跟叶修通过电话。唯一的一次通话,只有短短的不到30秒。
“小周,听说你出书了?”叶修的声音不是很清楚,周围的环境很嘈杂,想来他大约是在外面吧。
“……小周?”过了一会儿叶修才意识到周泽楷没有回话。
那个时候,周泽楷已经失声了。
叶修以为周泽楷那边出了什么问题不方便,于是他挂掉了电话。
那是他们的最后一次通话,因为一个误会而结束。
那之后两人彻底断了联系,叶修没有再主动打电话过来,周泽楷则因为失声而放弃了交谈,转而专注于写作。

“叩叩”敲门声再次响起。
周泽楷疑惑地皱了皱眉,起身打开门。开门的瞬间,扑面而来的是浓重的烟味,缭绕的烟雾中露出的是熟悉的面孔。
“小周,好久不见”
叶修的脸上已经出现了皱纹,但整个人看起来比原来瘦了好多,有着难以掩饰的憔悴,想来近些年过的并不是很好。
周泽楷张了张嘴,想回一句好久不见,嗓子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于是他一下子抱住叶修,下巴抵在肩膀上,轻声张口——哪怕他说不出话——
好久不见。


我站在远处看着这一切,在心里默默地为他们祝福。
周泽楷那个时候听到的那个女生是我,当时我28岁,成为了叶修的秘书。我费劲一切心思接近他,后来才发现我根本走不进他的心里。这大概就是周泽楷书里写的那样∶每一个人的心里这辈子只能装下一个人,也永远只有这个人。

-END-

评论(1)

热度(35)

  1. 夜雨沾衣雨澄 转载了此文字
    柠檬简直棒棒哒!!!爱你!!!!!从来不嫌弃!!!